hth华体会网页版

l 欢迎访问徐州市hth华体会网页版网站!

◆ 宣文体育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宣文体育 > 宣文体育

12年后,他从“叛逆少年”成为奥运冠军!

来源:其他时间:2021-9-14 13:10:12访问量: 字号:[ ] 分享:

来源:汉风号 2021.9.13


从16岁的叛逆少年,到如今的残奥会冠军,孙刚说是击剑改变了他的人生。在前不久刚刚落幕的东京残奥会的赛场上,今年28岁的徐州小伙孙刚以两金一银的成绩完美收官,为自己运动生涯的第二次奥运之行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1993年5月,孙刚出生于徐州庞庄的一个煤矿职工家庭,虽自幼因儿麻后遗症造成其单下肢残疾,但孙刚却很喜欢体育运动。活泼好动的他,在徐州庞庄实验小学、徐州市十三中学读完小学和初中的课程后,成绩却不如人意。带着好奇与试探,16岁的孙刚在表姐荣静的推荐下,于2009年来到省轮椅击剑队试训,到今年,孙刚的轮椅击剑生涯已经有整整12年了。

12年来,有过失落,有过遗憾,也收获了无数鲜花与掌声,孙刚认为,接触轮椅击剑的这12年,他很幸福。

孙刚(右一)在东京残奥会与队友合照


第二次奥运之行

8月20日,孙刚踏上了前往东京的征程。作为轮椅击剑运动员,这是他第二次代表中国队出征残奥会。褪去了最初练习击剑时的青涩与不安,此次奥运之行,孙刚俨然一副老手的模样,“我没有特别的紧张,算是比较平静,还是保持着一颗平常心。”

8月26日,孙刚迎来了此次残奥会的第一场比赛,重剑A级男子个人赛。在上一届残奥会上,孙刚取得了这个项目的金牌,但今年却以两分之差输给了队友田建全,止步第四名。当被记者问到错失这枚奖牌,是否感到遗憾时,孙刚却告诉记者,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重剑个人赛项目拿到金牌是他预料之外的事情,“这次没有拿到奖牌,也没有遗憾,只要自己努力了就好。”孙刚认为,在所有的轮椅击剑项目中,重剑项目是不确定性最大的一个比赛项目。“与花剑、佩剑项目对运动员基本功要求较高不同,重剑项目比赛更需要技巧和准确性,要求运动员有快速的应变能力和一定的预判性,所以不确定性更高。”

谈及此次奥运之行,孙刚表示男子花剑A级个人赛的金牌才是自己最在意的,“今年的花剑决赛可以说是复仇之战,我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曾败给这名匈牙利选手。”孙刚说,通过这几年的训练和思考,今年自己在花剑个人赛项目中发挥得还算比较出色,打出了自己平时训练的东西,以我为主,以攻为主,最后取得了比赛的胜利,赢得了金牌。

孙刚在东京残奥会获得花剑个人赛金牌


除了这枚金牌,在本届东京残奥会上,孙刚还获得了男子花剑团体赛金牌,男子重剑团体赛银牌,最终以两金一银的成绩结束了此次奥运之行。

击剑之路

为了迎接东京残奥会,孙刚已经近一年没有回家了。“我上次回家是去年的国庆假期,因为要结婚。”孙刚说,原本以为去年国庆假期的时候,奥运会比赛就结束了,没想到因为疫情的原因,本该在去年就举办的东京残奥会推迟到了今年。因为日常队里的训练时间都是有安排的,所以为了结婚,孙刚请了一周的假。

孙刚的击剑之路始于2009年,彼时刚刚初中毕业的孙刚在表姐荣静的推荐下,来到省轮椅击剑队试训。“我刚好中考完,正在放暑假,我的表姐荣静当时已经是江苏省轮椅击剑运动员了,她看我放假无事可做,便建议让我去队里看一下。”孙刚说,那时的自己比较叛逆,学习成绩也不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便跟着表姐荣静来到了江苏省轮椅击剑队试训。

“我平时就很喜欢运动,上学的时候就经常和同学、朋友一起打乒乓球、篮球。”孙刚虽自幼因儿麻后遗症而造成单下肢残疾,但这并不影响他运动。得益于平时经常运动的好习惯,孙刚的身体素质特别棒,第一次来到省轮椅击剑队,教练就同意了孙刚的入队申请。

也是从那时开始,孙刚便开启了他的轮椅击剑生涯。最初由于从未接触过此项目,对固定坐在轮椅上刺击、劈杀非常的不适应,因为下肢动不了,感觉有力使不出,也不如球类项目好玩。但在庄杏娣教练循循善诱地帮助和表姐荣静及其他师兄的榜样示范下,孙刚慢慢热爱上了此项运动,并沉下心来专心训练。2014年,在韩国亚残会上,孙刚第一次拿到了国际比赛的佳绩:男子花剑团体、重剑团体、A级花剑个人三项冠军, A级重剑个人亚军。

孙刚和妈妈


我的生活需要留白

从刚入队训练,到2014年第一次拿到国际比赛佳绩,整整五年的时间,孙刚说,我也曾想过放弃,但我还是没有。被问到坚持这么久的动力是什么时,孙刚肯定地说是因为荣誉。“当时,我看到表姐荣静站在国际比赛的领奖台上,心里就有一股压制不住的激动,我就想,我什么时候也能站在那上面就好了。”目标的力量是巨大的,孙刚带着这份对自己的承诺,日复一日地训练,相同的动作反复不断地做。

“我不是一个刻苦的人,大部分时间我都只完成规定的训练。”在孙刚自己看来,轮椅击剑运动并不只是需要练动作,更需要留出时间来思考。所以,钓鱼成为了孙刚训练之外的生活日常。“钓鱼是需要耐心的,尤其是要钓大鱼,这和击剑也很像。”孙刚说,钓鱼和击剑有着相似的共性,都是一项需要耐心、细心的活动。

孙刚会在下午训练结束后去钓鱼,一周会去3-4次,大概从下午6点钓到下午9点。“训练基地刚好有一个比较大的水塘,我没事就喜欢去那坐一坐。”谈及钓鱼,孙刚讲述了很多精彩的瞬间,比如等待了很久钓到了一条十几斤的大草鱼。孙刚说,钓鱼的时间就是他思考的时间,他不仅可以思考击剑运动中的战术运用,也可以缓解比赛中的失落与失意。

2015年12月,孙刚在轮椅击剑世界杯阿联酋站赛中,取得了男子花剑A级个人赛的亚军,孙刚说他至今都很遗憾。“男子花剑A级个人赛一直都是我们江苏轮椅击剑的强项,自我2009年入队以来,只要出去参加比赛,这个项目的金牌就肯定是我们的。”在那场比赛中,孙刚击败队友参加决赛,但却没有赢得那枚金牌,这一直是他心中的遗憾。

赛场上的失意,孙刚都在钓鱼的独处时间中消化了。钓鱼的时间是他生活中难得的留白时间,他觉得,不管对于比赛还是人生,这个留白时间都特别重要。“人是不能一直奔跑的,停下来是为了更好地前进。”

孙刚和妻子陈静


被爱的状态

孙刚认为自己是个不刻苦的运动员,但在妻子陈静眼中却是恰恰相反。“他是个很努力,很刻苦的人。”陈静说,初识时孙刚便给她留下了一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印象,而直到现在,这个印象都没有改变。

相识五年,孙刚和妻子陈静聚少离多。因为孙刚训练都在南京,而且也比较辛苦,所以陈静便每隔两月去南京一趟看望孙刚,“我是在蛋糕店教小朋友做蛋糕的,工作时间也比较自由,所以自然是我要主动一点。”在外人眼里,陈静是这段感情里付出较多的那一位,但陈静自己却觉得,感情世界里不能计较谁付出多少。“孙刚也很浪漫,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每一个纪念日,我的生日,还有各种节日,他都会给我不同的惊喜。”陈静觉得,两个人既然决定携手走过一生,就应该互相照顾,互相理解,互相支持。

除了妻子,父母也给了孙刚很多的包容与理解。孙刚说,他和父母的关系很像朋友。“从小到大,我的父亲母亲对我的选择都没有干涉过太多,我们会交流、沟通,他们也会给我意见、建议,但从不干涉我,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如今,孙刚的父母身体康健,也都从单位退休,过着轻松悠然的日子。

父母和妻子的支持和理解,也给了孙刚追寻梦想的动力。孙刚说,接下来会全力准备10月份的全运会,而对于未来,孙刚表示,希望将来退役后能有机会留在队里,继续为祖国残疾人运动事业贡献力量。

徐报融媒记者:董晓

编辑:陈伟波